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动态 >

现场直击之一:我终于做了传说中的线雕

长草线雕多时,它对于面部提拉紧致,特别是法令纹的改善,立竿见影。去年我就买了线雕项目,可犹豫再三,还是退了。

 

因为,我怕痛,不是一般的怕。还好没有生在红岩年代,不然又会多了一个可耻的女叛徒。

 

我肤质尚可,但是法令纹较重,这个有天生因素,中学时我就发现自己的“与众不同”。如今年岁渐长,可恶的口角纹也趁机乱入,真是旧愁未消,又添新愁。

 

前天,悦好皮肤科葛主任的微信头像亮了。

邀请我做线雕真人秀。

 

从天而降的免费午餐面前,之前的种种顾虑顿时大减,难抵诱惑,我一口答应。

 

一来据葛主任介绍,这种强生鱼骨线属于新型线雕材料,加之独特的外科技法,提拉强度更高,效果更持久,关键是疼痛感大大降低了。

 

二来葛主任提到的王叔即悦好技术院长王祥,之前有幸采访过他。印象深刻的一个细节是,很长时间内,他每天第一只烟,都是在下班后,直至彻底戒烟。无他,不能让近距离治疗的客人感受到“淡淡的烟草味道”。军人出身的他,超强的自律与追求完美,可见一斑。

 

是夜,做了一晚关于线雕的梦。梦中,我居然对王院说,昨天晚上我做了一晚上的线雕梦,还梦见你了呢。有点儿《盗梦空间》的感觉。

 

虽说如此,心下忐忑。第二天上午,问询了几位做过线雕的朋友,打麻药痛吗?做的过程痛吗?做完痛吗?脸会不会肿?睡觉时挨着枕头会痛吗?洗脸会痛吗?要痛几天?回答莫衷不一,东方不亮西方亮,看来每个人的痛点不一样。难怪鲁迅先生说过,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。

 

唯一一个全程否认的朋友。

我将信将疑问了她一句,你平时怕痛吗?

“不怕,生娃儿我都没有哼一声。”

好吧,算我没问。

 

我向葛主任提出,希望自费全麻。

葛主任表示全麻是大炮打蚊子。

强调这种新型材料和技术的线雕特点之一,就是痛感轻微,完全没有必要。

 

我将信将疑。但想到悦好这种JCI级别医院,对于麻醉,哪怕是线雕做的舒适麻醉,都有非常严格的规定。麻醉前需到体检部门做一系列的检查,专业麻醉师评估,合格后需禁食数小时后。如此操作下来,肯定得改天了,让一帮人为我改变工作节奏,确实有点儿不妥。

更重要的是,如果我放鸽子,担心他们另寻他人。

心理学表示,失去100元的痛苦,远远大于捡到100元的喜悦。

 

硬着头皮躺着治疗床上。

要是突然停电多好,要不王院拉肚子?

到场的除了王院,助手,护士,观摩的医生,还有强生公司厂方代表及指导专家。

无影灯下,将我团团围住。

 

面部消毒后,王院开始在我脸上划线。

这是线雕中关键的一个环节。针对我具体的面部条件,设计布线走向。王院认为除了我法令纹口角纹需要改善,下垂的苹果肌也需要提升,这样才能实现整个面部的年轻化。

 

这个过程花了大概十多分钟。线雕可不是线越多越好,每根线一定要规划出精准的走向及层次,实现四两拨千斤的价值最大化。

 

我听见厂方专家建议苹果肌上的走线可以稍微往上提些,这样提拉效果会更好。王院则认为这样会产生“飞眼”,即眼角上提后,有变“丹凤眼”之嫌。

 

我躺着床上,寻思王熙凤就是丹凤眼,“粉面含春威不露,丹唇未启笑先闻”,丹凤眼也不错啊。

 

可惜的是,为了让我的效果更自然更和谐,厂方专家听取了王院的意见。

做了减法,我与王熙凤最终失之交臂。

 

当然,王院的减法是对我五官做了专业评估。技术仅仅是优秀整形医生的第一个层面,繁忙的工作之余,王院还到中国美院学习雕塑专业,喜欢摄影等等,都为他达到第二个层面——审美力,功不可没。

 

打麻药开始了。

之前的问询中,好几个人都对我说,线雕不痛,打麻药痛。

我的紧致无以复加,手里两个减压球差点被我捏爆。

 

感觉到王院在摆弄我的耳后,耳发有被拉扯之感。我以为他用夹子重新固定包头的帽子,不让头发跑出来。

这时我听见助手在调侃,“王院打麻药比对待初恋还温柔。”

什么?已经开始打麻药了?

后来又补了几针,依然没有想象中的刺痛感。

 

我思忖这种麻药打法不是一鼓作气,而是步步为营,循序渐进。

先推一点儿,等麻药向周围扩散后,再继续下一针,这样的话果然痛感大大减轻。

打麻药居然不痛!要不是我躺倒,简直忍不住拍案惊奇了!

 

 

麻药后,脸木木的。王院仿佛是在别人的脸上操作。

说完全没有痛感,也不够准确。

在进针送线提拉时,为了塑形需要,王院会不时捏弄面部。就是那种被人捏脸蛋儿的感觉,有时轻些,有时会稍重些,感觉自己是坨橡皮泥吧,不过完全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。

还有一种慢慢扩散的酸胀感,就像一晚上吃了一斤干炒胡豆儿的感觉。

 

那种令人害怕细思极恐的尖锐利器刺入的尖锐痛感,始终没有出现。

精神上一放松,手里的两只减压球就觉得多余了。

 

整个过程中,不停听到周围吃瓜群众的惊呼:

哎呀,法令纹淡多了!

效果好明显!

脸都小了一圈啊!

做到一半,甚至有人激动地想拉我起来照镜子。

 

半小时后,王院让我站起来,从各个角度,仔细审视,略做调整。

看我的眼神,岂止是初恋情人,简直就是欣赏艺术品。

 

早有人将镜子塞到我手里。

法令纹口角纹变浅,在我意料之中。

苹果肌的提升,面部整体得以提拉紧致,变年轻的同时,脸也小了一圈,倒是意外之喜。

四个小小针眼在耳后,整张脸不红不肿无淤青。

厂方专家说针眼涂点儿氯霉素眼膏就好,王院给我贴了四颗黄豆大的透明贴,说对针眼愈合更好。

 

     短短半小时,法令纹口角纹淡化,面部小了一圈

 

回单位上班,到办公室第一件事,赶紧自拍。

这么有意义的历史瞬间,一定要记录下来。

 

苹果用户都晓得,苹果手机拍照镜像是反的。

由于我睡觉习惯右侧,咀嚼习惯用右边牙齿,面部左右两侧不对称很明显。苹果手机一拍,更是惨不忍睹。如果不是为了这次拍摄无滤镜图片,平时根本没勇气用苹果拍照。

 

让我大大惊喜大大意外的是,自拍照显示,我左右脸部不对称现象得到了很大的改善,完全没有之前那么别扭显眼了。这才想起,王院当时在制定布线方案时,也提到过左右脸不对称的问题,看来已经得到了有效的改善。

 

至于护士妹妹给我的冰敷袋,不红不肿不痛加上懒,没用。

据说这种线雕做完后可以马上化妆。

作为职业女性家庭妇女,回家上班两点一线。既无蓝颜知己需要敖包相会,又无塑料花姐妹需要争奇斗艳,我就没有享受这种术后即可化妆的神奇效果。

 

至于吃不吃止痛药,小小纠结了一下。

如果是白天,我肯定不会吃的。

虽然临睡觉,只是有酸胀感(逐渐减轻),但是以我忧国忧民的天性,担心睡眠中,翻身触碰,不知轻重,我还是吃了一颗止痛药,以防万一。

尽管最好平躺,无奈我习惯侧睡,好在也没有什么不适之感。

 

第二天,酸胀感基本消失。

咀嚼时候,还是会有那么一点儿。

洗脸时,还试着按压了一下,也没有特别的感觉。当然我按得不是很重。

 

总结一下,本次线雕,我能够亲身感受到的,没有想象中那么痛,就是脸蛋被捏来捏去的感觉。酸胀感过了一晚会慢慢减弱,能够感到面颊有被提升牵扯的感觉,吃东西时候会明显些。对了,由于嘴巴开合受到影响,吃相也变斯文些了。

 

即刻效果非常棒(过段时间会有所消减,但是比之前肯定好太多了。另外据其他做过的朋友反映,即使一年后完全消减,脸也会比之前紧致一些,毕竟这个过程刺激了胶原蛋白的增长)

具体感受肯定会存在个体差异,我只是尽量客观如实记录下了我个人的感受。

至于能维持多久时间,还有待观察,且听下回分解。